道德高标(˘•ω•˘)

闲散人,脑洞无

【青黄】Fly to you(完结)

Fly to you[架空青黄]








宇航员青峰×火星人黄濑




突然蹦出来的奇葩脑洞有差不多这么大[比划




想写喜剧但脑中的大肠杆菌侵占脑容量阻止了我[不对




右上角请不要![抱大腿




它是架空的[撸主不会承认她对三次元不了解




木有什么波澜壮阔看看就好[。




谁能体会到一个废终于光明正大写下“青黄”二字后的荡气回肠之感




最近突然就爱上西方翻译文学一板一眼正经严肃懂礼貌的好孩子般的文风……[这是什












题记:未经历过美好的人不会承认美好的存在,沉浸美好的人不会听从别人的谏言。












有时候,我们经常会遇上那么点奇怪的事。




或许你会把它当做梦境忘掉,然后继续过你那正常得如同白开水似的生活——




但是,在梦境中,也许会有那么点契机触动你的心弦,让你的白开水咕嘟咕嘟冒上些小小的气泡。




在这里,就有这么一个走失在梦境中的孩子……噢,那当然是不可以的,因为我们必须生活在现实中。




现在,就让我把它讲给你听……在你这空闲的整个下午,不如就用它来解解闷儿吧。












——2154年,4月,1日,地球——








“第一次单人试航,请问有何感想?” “对于这次挑战,您有什么想说的?”“请不要太得意了,说两句怎么样?”“请问您这次去火星,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请回答一下!作为一名优秀的宇航员,对祖国和家人有什么想说的?”“请问……”








各大电视台的记者熙熙攘攘的发疯般朝大厅涌来,大门口身强力壮的保安组成铜墙铁壁,一面艰难地阻挡着潮水般的记者,一面扯着沙哑的嗓子高声呵斥试图镇住这些不守秩序的家伙。








“真是——无聊——”青峰大辉——所有问题的指向,却毫不留情地践踏这门外保安人员的心血,把外套往肩上一搭,晃晃悠悠往室内走去。看到被采访的对象就要离开,民族和阶级矛盾下降,合作意识上升到极致,记者们众志成城一起发力,试图挣脱障碍物的束缚。无奈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朔方就这么僵持下来,虽然看上去记者们明显占了上风,各种被装饰着奇怪形状的话筒越过人头穿过保安的脖子拼命往里伸。








直到走到了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嘈杂声音的内厅,脚步有意无意的顿了一下,停住了。低头,脸色晦暗不清。四周愈发寂静。嘴角扯出一个不甚明晰的弧度,慵懒性感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这么说:“只不过在地球待腻了,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2154年,4月,1日,火星——




本以为将要一无所获的青峰大辉发现远处一个人形的黑影在缓缓移动,大约头部和肩膀的位置上下晃动的很厉害,看上去情况并不太好,极大可能受了不轻的伤。尤其在外星球这种严酷的环境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令人绝望的。至于在如此厚实的宇航服的保护下和火星空无一物的境况中还能受伤的原因青峰大辉倒也还没来得及考虑。








“嘿!伙计!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啦?”青峰大辉用无线电向对方喊叫。








对方的身形似乎因为受到惊吓而震动了一下,速度一下子提高了,拐个弯一瘸一拐的朝另一方向跑去。看着那上下飞速颠簸的身体青峰大辉莫名其妙就想起了前几天打发空闲时间时玩的植物大战僵尸中被打掉了报纸的读报僵尸。“况且哪有这么大只的僵尸……”不过他立马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笑的时候,抓紧时间调整姿势追过去。谁知那家伙虽受了伤跑得到不太慢,在凹凸不平的火星表面如履平地,让穿着厚重大衣的青峰大辉险些没追上。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用尽了此生所有的力气,充分发挥了平时锻炼的成果,心脏的怦怦跳动声还是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起来。——是当时真的追逐太远或是打心底感受到什么莫名的悸动而开始兴奋,他至今也没能分辨出来——总之他这样追了上去,并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不对……虽然从远处看到这人影似乎对于穿着宇航服的人来说太过纤细,而直到真正有身体接触后青峰大辉才可以确定,那人并没有穿宇航服。这意味着什么没有谁能比身为资深宇航员的青峰大辉更清楚。他的呼吸更急促了。








由于惯性一下回转的人冷不丁就和他对视上。








那是一双多么美的眼睛。它是秋天麦田的金黄。不甘泯灭的奋发向上的倔强的力量似乎就要满载而外溢,与那灿烂的眼眸同色系的柔顺发丝纠缠在一起,融成一片。一瞬间,世界上所有能形容美的词汇喧嚷着挤入青峰大辉空空的心房,使它突然就沉静下来,不再发了疯似的乱跳。但拥有这样能安抚人心的眸子和发色得人现在正像受了惊的猫一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不,或许还是一头老虎——青峰大辉看着被主人毫不拖泥带水地提起擦过自己脸颊的拳头心里道。呵!要不是躲得快……那么将会有两个伤员。他这样想。








青峰大辉试图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表达自己想要为他治疗的意愿,最后似乎也成功了。天哪!这可真不容易,青峰大辉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想。自己的声音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动听婉转过,要是被其他人听见岂不要成一大笑料。








青峰大辉把他半拖半抱着重新走过自己刚刚走过的路,并把两人塞进了自己的飞船。那人似乎有点不舒服,皱着眉头,但也没有说什么。噢,我们似乎不能责怪青峰大辉,因为即使强壮如他,穿着厚厚的衣服、在坑坑洼洼的火星表面扛着一个个头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也是比较困难的。








那人似乎真是非常疲惫,被青峰大辉好好安置到床上以后就睡着了。








——2154年,4月,2日,火星——








那人在以地球时间计算的一个漫长的黑夜过后才醒。








“喂,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什么丰盛的食物。这个可以吗?”青峰大辉晃了晃手中的罐头,准确的扔过去,砸到他的手上。他瑟缩了一下,伸出手紧紧抓住冰冷的罐头壳,抬头眼神迷离的盯着上方的吸顶灯。经过一晚上的休整,他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








“嗯……没有什么明显的皮外伤,在移动的时候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你可以自己说明一下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能听懂吗?”青峰大辉蹲到他跟前在他面前晃晃手。“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一个激灵低下头,死死握住罐头,全身肌肉紧绷起来;一会儿才意识到什么似的渐渐放松下来,过了很久,才轻轻冒出断断续续的几句话:








“Kise……Kise Ryota。光……光……”








“黄濑啊……那么……你到底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呢?好吧不说也可以,只是看起来你似乎好起来了。这么说来,你可以跟我回地球吗?”青峰大辉无法控制自己不问最后一句,声音似乎还有点察觉不出的颤抖。








那人……哦,不对,或许现在应该叫他黄濑,仿佛受到当头棒喝,一下回身战栗起来,目光炯炯的一下抬起头来猛盯着青峰大辉的脸,动作大得头发都跳起来了。青峰大辉反而被吓了一跳,一脸的不知所以然。黄濑看着青峰茫然的脸,自己倒又不知所措起来,重新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沉闷下来的嗓子才嘟囔了一句:“小青峰真是……”








“嗳?!不不不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加了个很奇怪的语缀)!”








黄濑却没再说什么;青峰也就没再问。听说如果被什么妖魔鬼怪叫了名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啊……不知在这家伙身上能不能适用。












——2154年,4月,2日,地球——








青峰大辉伴随着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和无法自持的激动的泪眼抽泣中走下了驾驶舱,闪光灯噼里啪啦响成一片。鲜花,祝贺……青峰大辉回头,看到黄濑出现在驾驶舱门口。








青峰大辉用有点责备的眼光看了他一眼,回身着走上去牵过他的手小心引他一步步走下来,严肃地对着来接应的负责人说,这是我在火星上遇到的一个伙伴。他将会依照自己的意愿暂时和我一起生活。他是可以交流的,因此你们只可以在尊重本人意愿下少做调查研究。








“什么?您在开玩笑吧!”负责的女性小声惊呼着。








“……您身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她这样说。








“请不要在这种时候开像这样的玩笑!这会影响到我们国家的声誉!”








“您才是在开玩笑!他不就在这儿吗?他?”








青峰大辉看着黄濑,他看见黄濑也正一脸茫然的看向他。








鼻子像狗一样灵敏的记者们很快就觉察到了一些不太对的气氛,闪光灯闪得更起劲了,纷纷好奇又兴奋的问个不停,恨不得把他们的英雄直接揪到自己跟前说话。








隆重雄壮的进行曲在青峰大辉的耳朵里逐渐变调和消失,形成了一片小小的与世隔绝的寂静地带。他从出生以来头一次感到如此尴尬无助。身边的黄濑狠狠的捏了他的手一下;他手劲不小以至于青峰大辉感到疼痛却又欣慰和突然的安心。








于是他说:“好吧,对不起,就请当我突然出现幻觉了吧!也许最近精神压力有些大,我是为了这趟旅行准备了很多啊。”








负责人似乎还是有点怀疑的样子瞅了瞅他,不大放心的向其他人员示意没有问题了,并极力开始向众记者们辟谣。








渡过了一段适应期,青峰大辉便向当局请示想要请上一年半载的假去清净一下,理由是自己感到状态并不太好,怕影响了工作时的效率和成功率。当局出于对人才的爱护,并且在听说了那段小小的风波后认为是青峰大辉工作强度不浅导致精神压力过大,所以很快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来到自己的小别墅,简单收拾了一番便住了进去。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于是就彼此有了足够多的空闲时间和空间。他们可以一起聊天,谈天说地,几乎要把自己脑内关于故乡的一切倾吐;他们一起逛街,看着黄濑对街上一切的物质感到新奇而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们可以把酒对饮,在餐厅点上两人份的豪华套餐而不用顾及他人的眼光,他们可以尽情任性恣睢,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事……连青峰大辉自己都无法得知,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为什么自己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就接受了黄濑。








他原以为时间会这样一直下去直到终结,直到有一天。








“很抱歉,我得走了。”黄濑怜悯地看着他说。“你瞧,我的身体并不怎么适应地球,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变得不舒适……而且你也需要休息了。”








“非走不可吗?或许我会想办法调理你的身体,使你适应地球;或者你只是因为又生了病而不是因为地球。”








“唉,为什么要这样不放手呢?你心底应该是清楚的:我并不是真实的。为什么还不放弃坚持这种愚昧的想法?”








青峰大辉想了想,说:








“好吧,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我将会尊重你的意见——你可以离开了。”








然后黄濑的身影逐渐变淡,融化在背景中。








黄濑走了以后,原本拥挤吵闹的小别墅突然变得空旷起来。空间开始无限延伸,大得找不到边。青峰大辉每天晚上都在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和一个人在一片废墟中玩耍。自己十来岁的样子,对方也不大。那个孩子的整张脸模糊不清,就像隔着一层玻璃纸。而头发是嫩黄的,被玻璃纸映出了一圈毛茸茸的白光,就像天气不太好时树杈间一轮模模糊糊的月亮。








他说:“小青峰,我们要一直做好朋友哦!永远像这样!”








他说:“你说我们的家乡什么时候才能重建好呢?”








他说:“我们是光的种族,光明会给我带来力量,而在没有光的时候我们会变得很虚弱很虚弱。所以这可恶的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呢?真想把那片可恶的乌云拽下来!”








他说:“即使雨不停也没关系了,我也要和小青峰一直一直在一起!小青峰……你是我的光。”








他说:“小青峰,我……”












——2157年,6月,8日,地球——








“复出后第一次试航,请问有何感想?”“对于这次挑战,您有什么想法?”“请回答一下!过去两年您精神欠佳,是否有什么隐情?!”“您您这次去金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不接着去探测火星而转攻金星,是有什么情结吗?”“您认为金星上到底有没有生命呢?请给我们明确答案!” 








“3,2,1……发射!”








“成功脱离大气层!”








视野中的蓝色星球越变越小。它依旧那么美,像一颗钻石镶嵌在漆黑的夜空,周身散发着雾蒙蒙的圣洁的光。








“嘿!”青峰大辉突然奇怪的笑了一下,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心情出奇的好。他猛地将方向盘一扳……








依照高度天文望远镜密切注视飞船动向的科学家发现飞船轨道发生异常偏转,还未来得及抓起仪器对其发出警告,只见显示屏上一片漆黑的背景衬托下,一点璀璨的艳红是那样的华美决绝。








“2157年6月8日,我国优秀的国宝级宇航员青峰大辉于下午三点二十分,在太空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让我们对他致以深切的追念和祝福……他的精神会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行,他的贡献会铭记史册……”








——2157年,6月,8日,火星——








随着轰鸣声的渐渐减弱直至毋有,青峰大辉调整好呼吸,再一次踏上火星的土地。远远地,明亮的光芒刻出鲜明的黑色剪影。璀璨的光辉勾勒出柔和美丽的边,连那点柔软的笑意和嗔怪都被渲染得如此清晰。








你看,不论多少次,我又遇见了你。








                                                    








                                                    End.








                                                    道长




                                                    2013.1.18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