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高标(˘•ω•˘)

闲散人,脑洞无

幻肢痛番外

番外1. 
 
 
 
 
 
 
利威尔和艾伦所在的疗养中心是座五层的小洋楼。顶楼是存放各种大型仪器设备的地方,并且中部互相打通的几个房间被连接成学术研讨专用会圌议室。具体研究什么我们这些下层的小兵并不清楚,只知道经常会有老一辈的分队长们,年轻一辈的骨圌干、精英们,和偶尔一些入团没几年却野心勃勃两眼放光的男女孩子们进进出出。他们在出来时无一不红光满面沉默是金,年轻的小姑娘们还会在我们这些不知情人圌士往那边望去时羞涩又兴圌奋的把手中的小旗子藏到背后。 
 
 
 
我曾按耐不住试图去询问了一下,但是被迎面走来的三笠前辈高傲的睥睨了。 
 
 
 
其下几层主要就是病房了,每层有9间,尽头是各种常用器械和杂物的储物仓以及公共圌浴圌室和卫生间。 
 
 
 
至于为什么明明每间病房都有独圌立的卫生间还要多此一举,我曾找到在上层中看似比较有亲和力同时也是做出这个规划的韩吉先生※。对方没有说明什么,只是神秘地笑了笑,摘下眼镜,属于分队长的气场立刻展开,不怒自威。 
 
 
 
好的,我想大家一定可以想到了,一层总共有六间病房,从110室至160室一字儿排开。我们令人仰慕的士兵长就住在最后一间。听说这还是三笠前辈帮忙安排的,理由是160室地处楼层的边角,三面有窗采光度好且空气清新,又利于兵长调节身心。别看三笠前辈对艾伦以外的人比较冷淡,其实也是个温柔的人吧。※ 
 
 
 
而楼上本理所当然是210至260,但由于工圌人的疏忽,在打制一楼门牌的事多打了一张“170室”,本想弃用却因为被告知“此种木材价圌格极其昂贵而且金属边框也质地优良”而重新被从即将开走的垃圌圾车内翻找回来挂到了二楼本应是260室的地方滥竽充数。 
 
 
 
而艾伦前辈好巧不巧的就住了进来与兵长正好成为了上下楼。 
 
 
 
当然由于此门牌号除了眼睛闪过无辜的光的高层领圌导和核心人员们大家基本都先把一楼翻了个遍又去各军团办公室送礼上圌访最后才找到确切位置,其中还包含了从105期到113期各路狂圌热的小学弟学圌妹。 
 
 
 
 
 
 
========= 
※      韩吉的性别依旧是韩吉,“先生”是对比较尊敬的老圌师级人物的通称。 
※      孩子你想多了。 
=========

 

番外2. 
 
 
 
 
 
 
由于各种原因被禁足……说到底“各种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也不和我说明一下!要是真的身圌体原因的话虽然感觉还不太但也到不了被禁足的地步啊!不过应该……我想大概是在和那群宪兵团老一辈的家伙们交涉我的去留?貌似也有一些被上一辈思想影响了的新生代……嗯真是好麻烦,就不会睁开眼睛看一下吗,事实都摆在面前了啊,或者是看到了成果顽固的想保全自己的面子?……嘛,这个能力从诞生的一开始,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带来这些问题啊……算了。 
 
 
 
不过的我的能力消失的事团长他们有没有报告?不过不管报告不报告都互有利弊啊…… 
 
 
 
不过兵长的话倒是真有必要禁下足了虽然我觉得没有人能禁得了,伤得那么重。不过到底怎么伤的来着,谁也不肯告诉我……当初见到的那一瞬,真是,连呼吸都要被夺走了。就好像…… 
 
 
 
但是……说到底,哪有刚刚修复一点才到能喘气儿说话的地步就往外跑啊!!! 
 
 
 
我该说人类最强吗?还是人类最不可思议?最任性?……这话可不能让兵长听到,嗯。 
 
 
 
门口几个站岗的小士兵都要被你吓死了喂!基本没有敢拦在面前3秒以上的唯一一个坚持着挡了半分钟最后差点坐地上了耶!!呃三十秒勇圌士我看好你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战士的……至于其他三秒就萎的家伙……唉我也不怪你们……回去开荒去吧人类刚战胜巨人需要大量开垦!!!我的兵长都成啥样了你们都不真正关心一下十秒都坚持不住就泄圌了吗!啊不小心说了“我的”❤。 
 
 
真爱会战胜杀气的不是吗? 
 

 

 


番外3. 
 
 
 
 
 
 
 
 
夜深人静之时。 
 
 
 
一道黑影轻巧地从走廊的一头溜到了另一头,月光下灵巧敏捷的身躯就像一只黑色的猫。 
 
 
 
随后,另一侧的仓库内出现了轻微的哗啦哗啦的翻找声。 
 
 
 
隔壁的萨沙毫不知情的翻了个身,梦呓着:“榛子巧克力……” 
 
 
 
暗中突然精光一闪:“得手了!” 
 
 
 
人影将手中成套的金属器圌具迅速又准确地套在身上,随意活动下手脚,骨头发出轻微的咯叭声。 
 
 
 
黑色的剪影在一轮惨白的月的照耀下蹑手蹑脚回到房间,打开窗子,背部隐圌形的自圌由之翼在夜风的吹拂下高傲地烈烈舞动着。 
 
 
 
它单手托着上下滑圌动式的窗面,回头无目的地冷冷地瞟了一眼自己的屋内,然后潇洒的转身,在跳下的那一瞬手中的绳索高高跃起连接到了上一层的窗台。 
 
 
 
钢缆刷刷的收缩着,耳边带起呼呼的风声。 
 
 
 
 
 
 
 
 
 
艾伦半夜中不知怎么就突然地醒了。他感到奇怪,因为通常来说他这是应该是绝不会醒的时候。他甩了甩头翻了个身打算重新睡去。但与此同时,他的眼睛不自然的惊恐地睁大——随着轻微的“咔”的一声,窗台上赫然多出了一只泛着冷光的铁爪,迎面而来的阴冷气息和那一天圌强烈的既视感使得他不由得浑身发起颤来。 
 
 
 
那一天,他回想起了,自那时起的,人类被攻破牢圌笼的惊惧,以及被巨人支配的恐怖……“驱逐出去,全部驱逐出去,一只也不留!!!” 
 
 
 
 
 
 
 
 
第二天一大早,来例行检圌查的年轻护圌士急急地去向主治医师报告:“医生,不知为何,利威尔士兵长除了现有的症状今早发现头部出现大面积淤血,询问他原因为何他总是一副눈_눈的表情什么也不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