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高标(˘•ω•˘)

闲散人,脑洞无

植物大战僵尸僵葵】未见的光【传说中脑子被驴踢了的结晶】

【僵葵】未见的光

 

 

 

 

 

 

 

※年代久远,好像是初一时的,还画了人设图……

 

 

 

 

 

 

 

 

 

——本人真的有很正经很抒情很文艺来着。

 

——题记。

 

 

 

 

 

 

 

 

 

他在那里,我看见他了。

 

 

 

 

 

第一眼,是的,从第一眼开始,我就被他迷住了。小小的身躯散发出明媚的光辉,自从心底产生的光和热凝结成一个个小小的太阳,来抚慰同伴的心灵,为他们送去能量。

 

 

 

 

 

我多想去接近他。而我不能。他是一朵高贵可爱的向日葵,而我,只是一只丑陋的僵尸。

 

 

 

 

 

动物总有趋光性,——或许这样?我从一片黑暗中,将最后一块沉重的石碑、最后一席冷硬的沙土翻到爬起身时,第一眼望到的就是这温暖的光。于是,我便开始疯狂的思念他。——趋光性。或许我已不算是生物?细胞早已老化死亡,身上仅存的一些干皮皱巴巴的挂在骨架上,骨头像是干死的细胞膜拼凑起来的——我睡这一觉前,大概还算是生物的。

 

 

 

 

 

哈……死了一次,心底感到好像空缺了一块。失去了什么?我想想,哦,是记忆,似乎还有其他的什么。不过一切都没有关系了,有他在,只要有他在,什么都不重要。他能填补我的空虚。

 

 

 

 

 

于是我奋力向前走去。拖动着脆得像快要散架的腿骨和可能是生前最后一刻套上的早已在土下沤的破破烂烂的衣服或者说布条,慢慢向前挪。

 

 

 

 

 

太慢了!太慢了!看上去要走很长时间。太慢了!照这个速度……不过我不怕,我不会怕的。我会坚持直到亲手触碰到他!

 

 

 

 

 

我活动了一下颈椎骨,脖子后面发出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咔声,我调整步伐继续前进。

 

 

 

 

 

突然,我的胸口传来一下的钝痛。低头一看,一颗圆圆的绿色豌豆打在了我身上。

 

 

 

 

 

谁?我努力地睁大了眼睛看,右眼珠由于太过张大一下滚落进眼眶滚动着,有些痒。太远,不甚清晰,我便也不再理它,向前一步步走着,但随即而来的确实一阵密集的豌豆,弹如雨落。谁……谁!我痛的忍不住叫起来。

 

 

 

 

 

“嘿!伙计!出来混也不知道得有点底钱,接着!我心好不容易出来又回去了喔!”有声音说着抛来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开着冰车的前辈。拿东西叮铃哐啷的在地上转了一圈。我把它拾起来,是一个铁桶。我带上对他说:“谢了!”一转头,眼前只是一片黑烟,和一堆分辨不出形状的残骸。但有一个椅背的车座上,哪还有前辈的影子?我后怕极了。但是,为了心中那抹光……我瞬时明白了!他们一定是把他囚禁在最深处,不让我们相见的恶魔!

 

 

 

 

 

我悲愤极了,扶正铁桶,顶着弹林,一步步前进。我来救你了!

 

 

 

 

 

铁桶表面逐渐的凹凸不平。我不知被什么撞了一下,感到浑身又冷又难过,步子怎么也提不起来。动啊!动啊!我费尽全力,来到那使我变慢的家伙前,一下,又一下……突然感到右边的身体空荡荡的,一看,我的一条胳膊已像再也承载不了自身重量的朽木一般直坠了下去。我加紧拔出那棵可恨的植物,但她就好像和大地黏住了一样。我大汗淋漓,带着盐分的汗水迷蒙了我的眼睛。好了……快了……快了……成功了!我终于……

 

 

 

 

 

我缓缓伸出手去……但转眼间,一个橘黄色的南瓜套敏捷的围住了他,成为了我们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我气得发了疯,嗷啊啊啊啊!!!我使劲捶打着。左手也被震掉了,就用脚踢,脚飞了,就用头撞……我们……太好了……我们,终于能亲眼详见,亲手触碰了!啊,怎么回事?感到好晕……眼前更模糊了……怎么回事……身体不受控制的下坠……怎么回事……我好像隐约听到他松了一口气?……嘛,不管了……太,好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改为仰面的姿势,望向了那片如梦似幻的金。太……好了……

 

 

 

 

 

 

 

========END========

评论(1)

热度(11)

  1. 又摘桃花换酒钱道德高标(˘•ω•˘) 转载了此文字
    @落雨有影